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新闻 >
2017年中国十大手机品牌盘点:华为霸主,小米回
发布时间:2018-01-22 13:11   点击次数:次   

 

  2017年对中国智能手机产业而言,是一个标志性的年份,既有意外惊喜,又有盛极而衰的悲伤,但不管怎么样,这一年过去了,迎面而来的2018年,将是中国许多手机厂家的生死之年。

  一、华为手机——引领未来

  引领未来。

  2017年年末,华为宣布其手机年出货量1.53亿部,这一数据虽然离刀客之前预计的1.6亿部仍然有些距离,但全球市场份额突破10%,则足以傲视群雄。

  实际上,也许销量对华为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2017年华为在智能手机领域的前沿突破基本上奠定了未来几年华为在全球智能手机领域的领导者的地位。9月份华为发布的麒麟970芯片,成为全球第一款内置了NPU(神经网络单元)的移动芯片,而随之发布的HiAI移动计算平台,则将人工智能系统地引入了智能手机领域,一个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手机时代开始了。

  无独有偶,2017年紧随华为之后,苹果在iPhone X采用的A11中也内置了独立的神经网络单元,并通过全局化人工智能优化,开启了智能手机的人工智能之路。

  华为和苹果两大手机巨头对从硬件、系统和应用三个方向开始智能化演进,明白无误地向产业和外界透露,未来的智能手机将从Smart Phone向Intelligent Phone变革。华为手机的2017年,不仅是在全球市场销量上接近了苹果,而且在未来产业引领上,已经触及到了下一次智能革命最核心的方向。

  二、小米手机——回归初心

  回归初心。

  2017年的小米就是从浮躁的营销导向重归产品导向的过程。第一季度小米首款芯片澎湃S1发布,尽管这款处理器是合作产品,但小米真正显示出了从技术出发的决心。4月份小米6面市,这款产品让人们重新看到了小米对工艺水平的追求,这也是近年来小米最有诚意的一款产品,随后发布的小米Max 2则重新举起了性价比大旗,让小米的回归之路变得清晰。在小米6和小米Max 2的助力下,小米手机第二季度重返全球第五,全季度销量首次突破了2000万台。

  9月份,在苹果iPhone X发布前夜,小米发布了第二代全面屏手机小米MIX2,这款产品虽然由于前置摄像头的问题,在用户体验上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但就整体产品而言,其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外观和足够强的性能,以及小米重新对制造工艺的加强,让小米MIX2成为小米这么多年来只具代表性的产品。事实上,正是由于华为Mate 10 Pro和小米MIX2的发布并受到用户的追捧,推动了18:9屏幕的手机成为2017年全年最大的行业趋势。

  从小米6和小米MIX2的产品来看,小米从营销主导开始回归了产品主导,对于小米而言,这种回归,也许是小米只有价值的地方。从2017年小米全年9000万以上的销量来看,当营销的繁华散尽,用户真正兴趣的是小米手机的产品,那个明星般的雷军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三、锤子手机

  希望初现。

  尽管以锤子现在一年几百万台的销量,很难在手机行业真正有什么话语权,但以罗永浩在公众中的影响力,每次发布会都会让媒体和产业热闹一番。虽然罗永浩称锤子手机是全球为数不多的以设计驱动的公司,但事实上2017年锤子坚果PRO和PRO2的成功,并不完全是设计的功劳。

  2017年的锤子手机与小米有点相似,都是从营销驱动回归了产品驱动。对用户而言,去发布会是去听相声去的,但买手机还是要看产品的,这点锤子手机应该明白。

  罗永浩或许一直希望将自己的影响力变现,或者说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来提高锤子手机的销量。然而几年过去了,锤子手机的营销在小众品牌中无人能敌,但销量就是不见增长,及至坚果PRO上市,单品销量才过了100万台,这一现象也说明,靠个人的公众影响力,是很难转化为产品销量的。

  从坚果PRO和坚果PRO2来看,选择它的用户,就是在1500元左右,能买到一款性能还不错,个性化十足的产品而已,这里面没有罗永浩什么事。从这个方面来说,坚果PRO系列是锤子接过了小米性价比的大旗。

  锤子手机终于摆脱了自恋的状态,尽管仍然不太明显,但坚果PRO的面市,显示出了锤子手机务实的一个方面,即使如此,用户就对锤子手机的努力回报了足够的销量。

  四、魅族手机——流年不利

  流年不利。

  2017年的魅族看似想重新回归产品,但实际上2016年演唱会模式并没有终结,全年产品除了魅族Note 6之外,乏善可陈。

  事情远比这些复杂和麻烦。

  千年的联发科,让魅族的2017年难言在产品性能上有什么优势,更为奇特的是,虽然不再走机海战术,但从2017年魅族及魅蓝品牌发布的产品上看,无论是魅蓝5s、魅蓝E2、魅蓝Note6还是魅蓝6,都使用了几乎相同的后背设计,这就不能不让人怀疑魅族这家以产品设计起家,曾号称是“中国的苹果”的公司在产品上是否真有诚意。魅族2017年唯一有区别的就是年度旗舰魅族PRO7。

  但就这一个唯一,却真正成了魅族2017年的滑铁卢。这款双屏设计的产品,其副屏虽然被魅族吹上了天,但事实上这种臆造的无价值需求,是魅族自嗨的结果。更严重的是魅族PRO上市后魅族高管对媒体和用户的态度,失去了对用户的基本尊重,PRO7的失败是注定的,但魅族高管对媒体和用户的态度决定了这事件发展的严重性。

  魅族PRO自上市就开始了降价模式,发布三个月后,产品价格从2880元一路狂奔到了1699元,但仍然引不起用户的购买欲望,这是中国手机产业2017年最悲惨的旗舰手机。

  事件没有到此结束,至第四季度,魅族高层动荡,销售团队出走,李楠、白永祥权力进一步削弱,黄章重出江湖主导魅族,流年不利的魅族,虽然2017年还有2000万台的销量,但2018年留给魅族还有多少机会呢?

  五、OPPO和步步高系——繁华落尽

  繁华落尽。

  以OPPO为代表的步步高系厂家,基本上保留着统一的运营风格和产品套路,甚至这三家在旗舰机上都采用了几乎相同的模具,至于是否共享供应链,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以OPPO为代表的步步高系从2016年第二季度就以100%以上的同比增长率的开启了蒙眼狂奔模式,但到了2017年第一季度就开始有些哑火,至2017年年底,同比增长降到了20%左右。另据Gartner预计,第四季度步步高系的市场销量将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2017年以OPPO为代表的步步高系,依然在营销上不血本。不仅动辄轰动半个娱乐圈的演唱会模式继续,更是“创造”了九城地标广告联动,几十家企业微博平台互动的创世纪营销方式。以OPPO为代表的步步高系厂家的营销,整个年度那都是“人山人海、红旗招展”景象。

  然而市场依然不再热闹,产品销量进入下行通道是不争的事实,无论从同比增长率还是环比增长率来看,OPPO代表的步步高系厂商的狂奔模式已经线束,繁华落尽,2018年可能就是满地鸡毛了。

  事实上,从小米的回归到锤子坚果的崛起,已明白告诉了产业,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用户培养阶段已经结束,靠信息不对称挣钱的套路也走到了尽头,广告砸中的不是用户,只是智商而已。

  2018年是许多厂家的生死之年,对于以OPPO为代表的步步高系,是时候回头了,把做广告的钱用在研发上吧。

  六、联想手机——冰火两重天

  冰火两重天。

  2017年联想手机在中国市场被骂出了翔,这一方面来自于联想手机品牌和摩托罗拉品牌的产品对中国市场的不适应性,另一方面来源于联想手机在中国市场上的战略飘忽不定。

  令人惊讶的是在2017年,联想手机产品(联想品牌和摩托罗拉品牌)在全球市场却高歌猛进,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特别在北美地区,无论市场份额还是品牌影响力都成为市场主要领导者。就全球市场而言,联想旗下的联想品牌和摩托罗拉品牌全年销量可能要在5000万台左右。

  我们需要了解的是,中国手机品牌能进入欧美成熟市场厂家为数不多,最大的应该是华为,排名第二的非联想莫属,中兴在全球市场有一些销量,却很难有区域市场的影响力。而新兴的品牌比如小米、步步高系则只能在东南亚市场有所增长,但他们要进入成熟市场,还比较遥远。形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一方面来自此于各厂家的核心手机专利的积累,另一个原因就是缺少国际化市场的运营经验。

  联想手机的2017年,一方面是中国市场的裹足不前,另一方面是在成熟市场的出人意料的增长,可谓冰火两重天。

  无论从战术层面还是从战略层面来讲,联想手机都不应不重视中国市场,毕竟中国市场占据了全球30%左右的份额,所以联想手机要真正实现全球性的重新崛起,下一步应该找出适合于中国市场的战略和战术策略,更应该推出适合于中国市场的产品。

  七、360手机——卧薪尝胆

  卧薪尝胆。

  对于一向高调的360手机而言,2017年是卧薪尝胆相当低调的一年,这不仅因为入主360手机的原华为系李开新的风格,更多的因素来源于周鸿祎对手机业务的放权。

  360手机2017年的发布会,周鸿祎基本没有出现在演讲台上。尽管几次重要的发布会周鸿祎都在现场,但都没有出现在媒体面前或接受媒体采访。周鸿祎在手机业务上如此低调,不管是基于对李开新的放权还是反思到了原来高举高打带给360手机的伤害,对360手机来说都是一件幸事。

  卧薪尝胆的360手机,经过2017年一年的蛰伏,在产品上和品牌定位有了非常令人惊喜的变化。一方面360手机在国产手机集体性涨价,叫喊着品牌提升的大环境中,能重拾入门级市场,主打性价比和高续航难能可贵;另一方面,从2017推出的N6 Pro、N6等几款新机来看,360手机的设计和制造工艺有了长足的进步。

  360手机将其产品定位于入门级市场,并在这一市场上以足够好的产品质量和外观设计,继续保持其长续航的卖点,这对于入门级市场是具有很大杀伤力的。所以下半年360手机的N6 PRO推出,就受到了媒体和用户的一致好评,可以说在1500左右的市场中,N6 PRO成为了锤子坚果PRO有力的竞争者。

  2017年360手机大致销量应该在500万台左右,这个数据谈不上什么市场影响力。但以2017年360手机积累起的产品口碑和产品能力,加上性价比和长续航两个用户痛点,面对入门级市场的巨大容量,未来的放量增长并非不可能。虽然李开新称未来三年内销量达到1000万台,但明显李开新是对这一数据留有余地的,以目前360手机的产品和口碑,2018年整体销量翻倍是大概率事件。

  八、中兴和努比亚手机——无可奈何花落去

  无可奈何花落去。

  曾经“中华酷联”的老大,在2017年几乎没有了声音,中兴品牌的手机除了在美市场还有点销售外,在中国市场已经让媒体和用户遗忘。

  在内忧外患中,被用户和媒体抛弃了的中兴手机,未来还有什么多少时日呢?

  难能可贵的是中兴品牌的续命之作——努比亚手机,2017年推出的Z17系列,虽然开了多次发布会,但总体而言,无论是立足于低端的Z17mini,还是中端旗舰Z17,或者是年底发布的采用了18:9屏幕的全面屏Z17s,都表现出了极富个性化的外观设计和上乘的制造工艺,虽然用户有限,但在一些玩机人的眼中,努比亚依然是一款足够有性格的品牌。

  努比亚的历史包袱就是系统,尽管目前的努比亚的系统已距一流厂家的水平不远,整体性能和稳定性比说许多营销主导的厂家要好得多,但受制历史遗留的口碑和资源,努比亚手机一直叫好不叫座。

  对于曾经的“中华酷联”的带头大哥,对于许多人而言,我们不希望它真实消失,即使今天仍然看不到未来的努比亚,其产品身上依然透出了一流大厂所拥有的那么对产品的执着和不妥协。

  只能寄希望于未来,即使中兴品牌消失,但希望努比亚能继续中兴的香火。

  九、酷派手机——失意者的末日

  失意者的末日。

  酷派的今天,正验证了那句俗语,不作死就不会死。

  可能早在2016年酷派创始人萌生退意之时,早就预料了酷派的今天,看似高明的“一女二嫁”,将周鸿祎和贾跃亭两个人精玩弄于股掌之间,但报应还是来了,来得如此急。一切都在2017年见了分晓,酷派几近停摆,乐视窒息,倒是360手机在日渐好转。

  即使是曾经的华为荣耀的总裁刘江峰驰援酷派,但在乐视派和老酷派的斗争中,刘江峰仍然只能成为内斗的牺牲品。而刘江峰在2017年8月31日宣布离职,面对满目疮痍的酷派,刘江峰也只能感叹“无力回天”了。

  刘江峰离职后,坊间传言,乐视系和华为系的人员陆续撤离酷派……

  中国的手机江湖,也许不会再有酷派这一品牌了。以前的,只是传说了。

  十、乐视手机——窒息的梦想

  窒息的梦想。

  乐视手机在贾跃亭时代,一直是以“为梦想而窒息”为外人所道。然而在2017年,乐视手机的梦想窒息了,乐视手机也窒息了。

  乐视的一切,其实无需多说。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