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曾站在风口上的副省长被双开,问题集中在两个字

昨日,内蒙古副主席白向群落马;今日,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被双开。

中纪委对李贻煌通报分量比较足,信息量很大,通读下来,集中在“国企”两个字上,包括:

搞“小圈子”,扭曲选人用人政治导向,破坏所任职的国有企业政治生态;

公款打高尔夫球、违规占用国有企业专家别墅;

利用职权为亲友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搞权权交易,利用国有企业的资源谋取私利;

违规干预企业决策;

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涉嫌贪污犯罪;

挪用公款给他人进行营利活动涉嫌挪用公款犯罪;

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李贻煌曾被外界认为是“商而优则仕”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曾在江西铜业集团及其下属贵溪冶炼厂深耕31年,2001年晋升江铜公司总经理,2006年出任江铜集团总经理,2009年成为江铜集团董事长。

2001年李贻煌接手江铜时,正是江铜历史上最困难、面临挑战最严峻的时期,当时全球行情跌至谷底,国内外铜企业不时传出破产或关闭的消息。然而,形势很快峰回路转,国际铜市场迎来史无前例的十年大牛市,李贻煌抓住时机,大举收购兼并,强化资源占有率,提高冶炼技术,到2012年,江铜跃居全球铜行业第二大企业。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李贻煌的情况与近期落马的另一名中管干部——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小民很相似。

赖小民于2009年执掌华融,当时大部分分公司陷于亏损之中,企业利润微薄,入不敷出。截至2017年底,华融资产总计为1.86万亿元,不仅是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也是集银行、证券、基金、信托、租赁、期货等牌照于一身的金融控股集团。

赖小民落马是国家监察委成立后办理的第一起金融大案,他涉嫌与几家民营企业存在巨额利益输送,这些企业本身经营很差,基本是僵尸企业,全靠华融为其“输血”。

赖小民

出色的业绩为李贻煌、赖小民仕途更进一步奠定了基础,可能也令他们忘乎所以,将企业视为私人地盘与提款机。类似的“组合”还有很多,如山东省原副省长季缃绮与鲁商集团,山西省原副省长任润厚与潞安集团,河南省委原常委陈雪枫与永煤集团,甘肃省委原常委虞海燕与酒钢集团、山西省委原常委陈川平与太钢集团等。

在各自执掌的企业里,这些“老总”说一不二,不仅奢侈享受的钱要企业报销,就连买官的钱也要企业出,任润厚就多次指示下属郭某,向集团旗下煤矿矿长索贿,用于贿选副省长的支出,前后多达70万余。

等到老总们如愿进入党政机关,往往发现还是企业财大气粗、花钱顺手,于是又回头找企业“拉赞助”。2011年下半年,任润厚已经升任副省长,仍要求潞安集团为其安排旅游、疗养。在董事会秘书毛某等人的陪同下,任润厚与其家人先后到上海、三亚、杭州、苏州等地旅游、疗养,潞安集团为此共计支出123万余元。

为了让企业成为“一言堂”,某些老总在用人上热衷于搞“小圈子”“小团伙”,是我的人就提拔重用,不是我的人就排挤打击。赖小民为人作风强势,爱提拔亲信,近年来大力任用了一批“80后”干部,但撤换也相当随意,全凭他一句话。

赖小民籍贯江西瑞金,曾在江西财大读本科,热衷任用老乡。华融内部员工说,“华融的江西老乡如果搞聚餐,食堂就会空一半”。华融人甚至自嘲为“36局”,皆因江西身份证号开头数字为36。而涉嫌与赖小民进行利益输送的几家企业,其老板多有江西背景。

甚至在离开企业后,这些老总也不忘搞“小圈子”,把政治污染带进党政机关。虞海燕在任兰州市委书记期间,违规从酒泉钢铁集团公司调入一批干部,大多安插到重要部门、核心岗位任职,形成了一个政治小圈子,被称为“酒钢号”;他还将市委督查室、市政府督查室整合为一体,由其亲信直接分管,打着培养年轻干部的旗号,先后选调一百多名干部到督查室接受“锻炼”,以培训为名大搞“忠诚教育”,向特定干部灌输精神鸦片,并将认为“可靠”者推荐到重要岗位,培植私人势力;他还利用督查、审计等手段,对“不服从”“不听话”的领导干部施加压力。

像李贻煌、陈川平、虞海燕、陈雪枫这些曾经的国企老总,不可否认他们个人的努力与付出加速了企业发展,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赶上了煤炭、钢铁等产业“黄金十年”的发展时期,使企业迅速做大。

互联网界有一句名言: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等发展风口过去,人们会发现这些老总也出了不少昏招、给企业带来了很大损失。而且,他们在光鲜的成绩中迷失自我,不知不觉中滑落进违纪违法的深渊,令前半生的奋斗成为过眼云烟。

4月12日,孙政才案一审开庭,第二天《人民日报》刊发评论,再次重申:党纪国法面前绝不存在特殊党员。这句话适用于所有共产党员。

来源:长安街知事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